•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22mm美女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22 04:45:33

22mm美女

魔刀神剑如此坑爹的相遇...

正气盟正气殿 诸葛青栽居中坐在盟主的位置上,晃着纸扇道:“事情都已经查清了,杀死梅堂六萼的正是新一任的庐峰残月,他和杜蛰扬的关系我们还不知道,但据可靠线报,魔教派他去刺杀我们正气盟各分舵的舵主,各位,形势很严峻啊!” 铁梅道长吹胡子瞪眼道:“哼,老道我倒是要会会这小子,看看这杜蛰扬教出来的是否真的能称得上‘庐峰残月’!” 祁飒秋道:“我正气盟最大的三个分舵为冀州、青州和太原,这三个分舵中,又属太原分舵最为重要,而太原舵主项陆平又是我的舅舅,所以请让我去一趟太原护他周全!” 坐在一侧的虞若漪起身,双手抱拳道:“何须道长和祁前辈出手,若漪作为晚辈愿身先士卒,前往太原,毕竟家师和庐峰残月素有恩怨,我也想早日和他交手!” 诸葛青栽道:“虞姑娘才继任兰堂堂主不久,此时兰堂人心未定,你贸然离开不好吧?” “太原若失守,整个正气盟将人心浮动,我怎能为了兰堂一堂而置整个正气盟不顾呢

”虞若漪双手仍旧抱拳坚持道

林远新捋了捋胡须道:“我看虞姑娘说的也对,毕竟这新一任庐峰残月的实力我们还不清楚,只有让虞堂主出马才能确保太原万无一失啊!” 诸葛青栽见众口一词,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于是点头道:“那就依虞姑娘的意思吧,那你需要带多少人去太原?” 虞若漪抬起头淡淡道:“我一人足矣

” 汴州城外的官道 夕阳下,一匹瘦弱的马上有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我的小祖宗,你能别扭了么?”杜缉骑在马上叹气道

“谁让大哥你选了匹这么瘦的马,这马背上的骨头硌的我屁股疼!”令狐言轻皱着眉,在杜缉身前扭来扭去道:“而且这马慢的跟蜗牛似的,什么时候才能到汴州啊!” “怪我喽?也不知道是谁死皮赖脸地求我带他出来的,好不容易出来了还嫌这儿嫌那儿的,以后你别再指望我带你出来了,真是吃力不讨好!”杜缉佯怒道,然后在令狐言轻的小脑袋上不重不轻地拍了一下道:“况且我们是收到了黄伯他们的飞鸽传书,中途从太原改道到汴州,刺杀对象也从分舵舵主改为了松堂堂主,要不咱们早就可以躺在客栈的床上好好睡大觉了”

“哎呦,我的好大哥,是我错了嘛,你别生气了,以后我的幸福生活可就靠你了啊!”令狐言轻回头抓着杜缉的衣服,眨巴着大眼睛可怜巴巴道

杜缉故作冷淡地拍开令狐言轻的小手道:“别,你可别再叫我大哥了,也别靠我了,您可是鼎鼎大名的令狐教主,大哥这称呼咱承受不起

” “哎呦,大哥...” “你再眨巴眼也没用!” 也不知这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到了多少句的时候,令狐言轻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大叫一声:“我想到了!大哥!” 杜缉被他吓了一跳,疑惑道:“你想到了什么...” 令狐言轻在怀里掏了半天,终于掏出一颗黑不溜秋的小丸子,然后把这个丸子举到杜缉的眼前,洋洋得意道:“知道这是什么吗?” 杜缉耸耸肩道:“我对药石一窍不通

” 令狐言轻听了更加得意道:“嘿嘿,这叫九牛二虎丸,我爹为了提高教众的战斗力,曾秘密邀请苗疆的巫毒高手研制的一种药丸,服用九牛二虎丸的人能在一两个时辰内变得力大无穷,有使不完的力气!即使是一个羸弱多病的人吃了也能徒手击倒两三个身材健硕的大汉!” “这么神?”杜缉惊讶道

“就是这么神!不过...”令狐言轻笑着说道,但旋即又换了一副口气:“不过九牛二虎丸的药效一过,服用者会极度虚脱,甚至可能会力竭而死,即使不死,也至少要修养两三个月才能恢复

” “所以这玩意儿才没能在教内推广开是吧...”杜缉挠了挠脑袋道:“不过...你拿出这丸子是准备给...” 令狐言轻坏笑一声,将丸子一下塞进了马嘴里,然后道:“当然是给这匹慢得像个蜗牛的马啊!” “喂!你别乱喂啊...”杜缉根本来不及阻止,就眼睁睁看着那丸子被令狐言轻喂进了马嘴里

“这下这该死的畜生能跑地像千里马一样快了吧,嘿嘿...” “马被你喂死了,你给我钱再去买...啊-----!”杜缉嘴边的“马”字还没吐出来,胯下这匹瘦弱的马儿突然扬起前蹄,长嘶一声,然后疯了一般向前狂奔

“哈哈,大哥你看到了吧,这九牛二虎丸是真神啊!”坐在杜缉身前的令狐言轻额前的头发被风吹得乱糟糟的,但他没有一丝惧意,反而在风中哈哈大笑起来

可怜的杜缉却被吓得够呛,他骑马也是刚刚才学会,之所以不敢选太壮的马就是因为驾驭不住

杜缉试着拉了几下缰绳,但这匹平时异常温驯的马现在却如同被狼群撵了似的,向前没命的狂奔,怎么也拉不住

“我早晚要被你害死啊!”杜缉的哀嚎被耳边“呼呼”风声完全掩盖住了

虞若漪正策马从汴州城出来,向太原方向疾驰,在马背上的她一直在回想那日她师父归尘师太对她说的话

她从没见到过她的师父露出过如此可怕的表情

“师父一定是和庐峰残月有着什么深仇大恨吧...”虞若漪想道

就在她快要骑马拐过前面的一个山口时,她突然听到了一阵马蹄声,而且是一匹正在疾驰的马

她拉扯缰绳想要让自己的马儿停下,但已经来不及了,她看着一匹瘦小的黑马从山口拐了过来,向着她就冲了过来,那马上的两个人大呼小叫的她也听不清在喊的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她根本来不及闪避这匹迎着她面狂奔而来的黑马! 在两匹马快要撞上的前一刻,杜缉还在用刺耳的嗓音嚎叫着,并用力地拉扯着缰绳,但胯下的马儿仍旧发狂似得往前冲

“喂...你...你们勒缰绳------啊!”虞若漪也失去了往日的镇定,甚至来不及使出“濯水浸兰”的轻功

“完了...”杜缉在马背上默默地捂住眼,任凭头发被吹成一窝杂草

... “姑...姑娘,你没事吧?”杜缉掸了掸灰,忍痛从地上爬起来,然后看到这个被撞飞的白衣女子就躺在自己不远处一动不动,他吓得魂儿都没了,他赶紧一溜小跑过去将这个女子横抱起来,呜咽:“你...你可别死啊姑娘,这荒郊野岭地都没地方给你挖坑啊...” “咳咳,混...混蛋,谁死了!”虞若漪只觉得头疼的要命,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一个陌生男人抱在怀里,继而大怒道:“松开你的脏手!” “这...这不太好吧”杜缉面泛难色

然后一柄锋利的宝剑便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剑刃森冷的寒意让杜缉狠狠地吞了口唾沫

“那这样好不好呢?”虞若漪将七星剑抵住杜缉脖子,瞪着他道

“我...我放我放...”杜缉像松烫手山芋似得赶紧松手,然后他就听到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啊----!”虞若漪从杜缉怀里直接摔到了地上,她惨呼一声,然后扶着腰,扬起纤纤玉手指着杜缉怒道:“你...” 杜缉一脸无辜道:“姑娘叫我放手的啊...” “你...我...”虞若漪气得满脸通红,她第一次发现自己想骂人却开不了口

骂人本来她就不是很擅长,她擅长的是用剑交流

可她又不能随便使剑砍个路人,这让虞若漪心里很是抓狂

“滚!”虞若漪的语言简洁明快,然后她用剑支撑着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到她马儿的旁边,见她的马儿卧在地上死活不肯起,于是着急道:“我...我的马儿怎么了?” “额...貌似是被我们的马撞伤了...”杜缉尴尬地挠了挠头

“我还有急事啊!这可怎么办!”虞若漪急了,然后恼怒的她一下子想起了这件事的罪魁祸首,这个罪魁祸首就站在她不远处,于是虞若漪拔剑指着杜缉怒喝道:“都是你干的好事!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杜缉哭丧个脸道:“这不怨我啊,是他...” 见杜缉要把他供出来,令狐言轻心想,这使剑的漂亮姐姐这么凶,要是知道是他给马喂了“九牛二虎丸”,说不定会直接拔剑上来砍他,于是他一屁股坐到地上,摩挲着腰,假模假样地呻吟起来,然后大声嚷嚷开来:“哥哥,你到底会不会骑马啊...你是不是嫌我烦想摔死我啊...哎呦...” 杜缉简直有口莫辩:“喂喂,臭小子你太不仗义了吧!你好意思在这儿装...” “够了!你个大男人连马都不会骑也就算了,出了事还把责任推到你弟弟身上,你就是个废物!”虞若漪怒道,然后一转身,一瘸一拐地往汴州的方向走去

“姑...姑娘,你去哪儿?你腿伤了,要...要不我扶你走吧...”杜缉小跑到虞若漪身旁,讷讷道

“不,需,要!”虞若漪都没正眼瞧他,便一字一顿道

“那...姑娘你是去汴州吗?”杜缉追问道

见虞若漪没搭理他,杜缉以为她默认了,于是兴高采烈地说道:“同路就好办了嘛,路上也能有个照应,我叫杜缉,你...” 虞若漪停下脚步,不耐烦道:“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烦人?我和你很熟吗?你哪凉快哪儿呆着去行么!” “我...我只是觉得对不住姑娘....”和女孩子交流,杜缉本来就缺乏这方面的经验,现在又被虞若漪一吼,立刻变得手足无措

虞若漪冷哼一声,转过身子不再理睬杜缉,继续用剑支撑着身体往前走去

“嘿嘿,大哥你搭讪没成功吧!”令狐言轻不知何时从后面追了上来,站在杜缉身后讥讽道

杜缉站在夕阳的余晖下半晌没说话,最后只是默默地捂着脸说了一句:“我下次要是再带你出来我就自废武功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