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欧美色漫画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21 14:10:50

欧美色漫画

我们为人之子就应该在父母在世事对他们百般孝敬,让他们享受到天伦之乐,这是做人最起码的本分。

文以化人、文以载道

《阅读文登》栏目由文登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与文登广播电视台联合推出

栏目以文化为载体,搭建了一个文登看世界,世界看文登的文化宣传平台

栏目以文登的史脉、文脉、人脉为主线贯穿,展示文登本土的文化传承与人文特色,增强群众的文化认同感,提高文登文化在世界范围内的知名度

同时,唤起文登人对世界范围内优秀文化艺术的关注和认知,提高群众的文化素养,提升文登的文化软实力

今天请欣赏于1月26日和27日播出的《阅读文登》栏目节选—荣风伦作品《母亲》

节目具体收听时间请看文末

荣风伦1960年出生于山东文登,1981年毕业于烟台师专中文系

1985年开始发表作品

出版中短篇小说集《舅爷家事》

曾获得《齐鲁文学年展》2013年度优秀作品奖小说奖、《时代文学》2014年度散文奖

山东省作协会员、山东省小小说学会理事

母亲作者:荣风伦诵读:小 路 春节前,母亲随父亲回了一趟老家

说老家,也就十几华里

每年供暖前后,我们就将父母接到城里,享受温暖

但多年以前父亲立了个“规矩”——年前得回家给要好的邻居送年货

对此,我们都不赞成

大家都说答谢邻居可以年前进行,但父亲执意这样做,我们也没有办法

问题是父母的年龄越来越大,行动越来越不便

尤其是母亲的老年痴呆症越来越重,从十多年前的开始表现得自私,到后来的遇到熟悉的人就亲吻人家,再到现在连我们兄弟姐妹都分不清楚

让人真是担心——母亲真的很老了

每每看到母亲那苍老的面孔,我心里都会酸酸的

我的脑海就会浮现出母亲的一些往事

——母亲心地善良

生产队生产队时期,我们家的左邻右舍哪家有困难,母亲都会帮人家

比如,邻居家因为孩子多且多是男孩子,饭量很大,经常吃不饱饭

母亲就会主动送一些粮食过去

被帮过的邻居很多,说起母亲都挑大拇指称赞

记得,文革期间我们家东面一个邻居的儿子,已经接近二十岁

因为跟家里闹了点矛盾,他爹不给他饭吃

这个小伙子就跑到我们家哭诉,母亲专门给他烀了香喷喷的玉米面饼子,还到村里的供销点买了豆腐乳

那人一口气就着豆腐乳吃了三个大饼子!而这些在当时都是不可多得的美食,母亲是舍不得吃的!事后,母亲又到邻居家劝说这小伙子父亲,让他把孩子领回家

——母亲孝敬爷奶

那时正处在生产队时期,多数社员的粗粮都不够吃,别说吃点好的

队里每年分的稻子很少

母亲除了留出一小部分过年,绝大部分都舂好给爷爷奶奶吃

记得很清楚,我们家是用一个豆绿(色的)碗熥大米的

每顿饭只熥一碗

奶奶舍不得吃,爷爷用筷子在米饭上划一条线

一大半自己吃,一小半留给我们吃

当我们(主要是我和弟弟)嚼着唇齿留香的数量很少的大米时,那感觉比现在的山珍海味都美一百倍!而母亲还在地下的锅灶周围收拾洗刷

直到全家都吃完饭,她才坐在炕沿慢慢吃着剩饭剩菜

——母亲为人仁义

我们家是个大家庭:爷爷奶奶,我们兄弟姐妹五个;父亲在外面教书

再早一些时候,家里还有没有出嫁的姑姑

爷爷奶奶考虑到,我父母赡养着他们,已经很吃力,就打算让姑姑考后师(师范),目的是让姑姑早点参加工作,以减轻家里的经济压力

姑姑学习十分厉害,读书时连着跳了三个年级,考上大学没有问题

父亲不同意爷爷奶奶的想法,鼓励姑姑考大学

大学考上了没有学费,母亲也不言语,将家里剩下的小麦全卖了给姑姑当学费

姑姑在大学里生活很艰苦,整天清汤寡水,很想吃点有油水的花生饼

但又不好意思说,只是在书信中吐吐露露了一点

母亲知道后二话没说,又是用家里的玉米换回了半块花生饼,寄到北京姑姑处

这件事在我们村都广泛流传,成为一段美谈

姑姑也很争气,她考入了北京外国语学院,毕业后成了一名外交官

姑姑一生都记着我父母对她的恩德,每每说起母亲眼里都流露出感激的神情

她说,当嫂子的能这样,真是太不容易了

——母亲意志坚强

生产队时期,大家口就意味着劳累

那时我们兄弟姐妹还小,可能还没有弟弟

父亲在外教书,每到夏收秋收心里很着急,但自己不能离开教学岗位,有力使不上;爷爷身子弱,干不了重活

母亲就一个人承担起全家的重任

到队里干活挣工分母亲不会耍赖,只会拼命地干;收工回来时,她得拼尽全力将生产队分的粮食搬回来

比如,秋天分地瓜

那是很大的一堆,据父亲说,从一九六一年起,每年光秋天地瓜一项我们家就能分到一万多斤

母亲就是靠她那坚强的意志一趟一趟往家里挑

每一趟都得挑一百三十多斤,因为那时小推车也是奢侈品!回来后,简单吃点饭就开始“打”地瓜干(用一种特殊的工具将地瓜推成片)

然后,又将地瓜干挑送到山上晒起来

地瓜干晒干后,爷爷倒是能帮助收拾

收好的地瓜干放在巨大的葛篓里,母亲让爷爷抬大杠,自己抬小杠,这就意味着她得多挨压

这还不算,她的胳膊上还要拐着葛篓盛不下的一篓子瓜干

母亲实在是太累了

白天出去干活就像没有毛病的正常人一样,晚上躺在炕上腰痛腿痛直哼哼

父亲知道母亲的辛苦,周末回家给十一虚岁的哥哥、九虚岁的大姐编了小篓,让他们分地瓜时帮助母亲往自家里挑

毕竟他们只是个孩子,哥姐挑累了,看着仍然不见少的地瓜堆,就咕噜道,这不是俺家的地瓜!这不是俺家的地瓜!说着就往别人家的地瓜堆上扔地瓜

下个周末父亲回家就给哥姐上政治课,罚他们立正

现在回想起来,哥姐帮母亲干活,也实在起不了多大作用

但这是父亲对妻子仅仅能做的事情,大量的艰辛的劳动还得靠母亲

母亲那时是一种什么力量在支撑着她,用那柔弱的身子撑起我们这个家!每每想到此处,我的眼睛就会被泪水模糊

这次因为跟父亲回老家,母亲得了重感冒

她自己不会表达,你根本不知道她哪里有问题

经过一番密锣紧鼓的治疗,病情似乎见好,大家就有些轻心

结果前些天我到父亲住处,母亲躺在床上,微闭着双眼,嘴里哼哼着

我感觉她病的不轻,后来到医院一检查,母亲得了肺炎!为此,学医的二姐都哭了,说是耽误了给母亲治病,害得她受了那么多罪

是啊,从正月初一到十五,她很少吃饭

本来母亲吃饭就不行,现在基本不吃

这还了得!所以我们几个都参入对母亲的治病之事

有到医院护理的,有到父亲住处做饭的,反正大家都不能闲着

每天往医院里搬母亲时,都是我们架着母亲上楼下楼

本来她的腿多年以前就劳损了,这一病一点力量也没有

我想这与年轻时劳累过度有关系吧!经过几天的努力母亲多少能吃点饭了,精神也好了许多

这使我们兄弟姐妹很欣慰

望着母亲脸上密密深深的皱纹,佝偻的腰身,我想到一个问题——时间真是一把刀子,将世间万物雕刻得面目全非

今天,我看着苍老的母亲,对父亲说,四十一年前母亲只有四十四虚岁,是个很干练的中年女人

比我现在的年龄还要小许多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父亲被错打成反革命,送到苘山北面一个偏僻的水库——武林水库劳动改造

母亲坚信丈夫不是反革命,她没有软弱,而是意志坚定地奋力反击

可是,岁月毕竟将原来那个分外坚强的女性,雕刻成没有牙齿,只有皱纹;没有自主意识,只有潜意识的一位风烛残年的耄耋老人

所以,我们为人之子就应该在父母在世事对他们百般孝敬,让他们享受到天伦之乐,这是做人最起码的本分

再一次看着母亲日益衰老的脸庞,我心中的泪水潸然而下

《阅读文登》节目首播时间:每周六17:00重播时间:每周天17:00欢迎您锁定文登广播电视台FM87.7关注收听 如果您热爱写作,爱好朗诵,欢迎您联系我们!关注“广播文登”微信公众账号87.7收听、收看随您喜欢哦~87.7在线收听方式87.7在线收看方式FM87.7文登上空最美的声音~~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