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欧美美女人体大胆图片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12 22:10:20

欧美美女人体大胆图片

我国《合同法》第410条规定,委托人和受托人可随时解除委托合同。由此可见,在委托合同中,合同的当事人双方均享

我国《合同法》第410条规定,委托人和受托人可随时解除委托合同

由此可见,在委托合同中,合同的当事人双方均享有任意解除权,可任意解除合同

即不管相对人是否同意,委托合同有无期限,委托事务的处理是否告一段落,委托合同是有偿还是无偿,也不管是否具有一定的理由,双方均得以随时解除合同

这也是委托合同在解除权的行使方面与其它合同相比所独有的特征

尽管在实践中提出解除合同的一方当事人往往要提出一定的理由,但其理由如何以及是否成立,只是对解除合同后的责任承担有影响,并不因此而影响合同解除的效力

关于委托合同当事人合同解除权的行使尚有几个问题值得注意:1、一方当事人在委托合同中预先约定的抛弃任意解除权条款的效力问题第一种观点认为约定条款有效

任意解除权作为一种权利可以被放弃,这种约定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应当有效

第二种观点认为约定条款无效

委托合同的基础是委托人与受托人之间的相互信任,一旦双方当事人之间的信任丧失,合同的继续履行将变得困难重重

委托合同的这一特点要求法律赋予双方当事人任意解除权,以使合同双方在丧失信任的情况下可以随时解除合同

因此,限制或限制任意解除权的约定违反了委托合同的根本属性,违反了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应当认定为无效

一种观点认为,当事人在委托合同中预先约定抛弃任意解除权的,一般应确定该特别约定有效,以贯彻合同自由原则

但若在委托合同存续期间,由于情势变更致使此特别约定的适用损害了一方当事人利益的,则得适用诚实信用原则排除特别约定的效力,以维系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平衡

与此相关的另外一个问题是,当事人在委托合同中预先约定了抛弃任意解除权的条款时,合同法第94条规定的法定解除权是否还有得以适用的空间?实际上,合同法第410条所指的“任意解除权”与第94条规定的法定解除权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解除权,两者在形成时间、适用条件、适用范围等方面均有不同

首先,合同法第410条所规定的“任意解除权”系不附加任何前置条件的解除权,侧重于强调委托合同解除权的“无因性”且该解除权同合同的成立一并生成

而合同法第94条规定的法定解除权的产生于合同签订后、履行过程中,并以某种法定事由的出现为前提条件;其次,前者原则上仅适用于委托、行纪、居间等服务性合同并需有法律的明确规定;而对于后者,除非有法律的例外规定,原则上适用于包括委托合同在内的各种性质的合同

由此可见,任意解除权系委托合同当事人所特别享有的一项权利

即使委托合同当事人预先约定了抛弃任意解除权条款,当出现了合同法第94条规定的法定事由时,当事人仍然可以行使合同解除权,据以解除合同

2、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的行使方式、行使期限委托合同当事人任意解除合同的情形主要有两种:委托人撤销委托和受托人辞去委托

但无论是撤销委托还是辞去委托,均为当事人一方的权利

该权利从性质上讲属形成权,即以当事人单方意思表示就可发生法律效力

委托合同当事人解除合同的意思表示必须以明示的方式向对方发出通知,该通知自到达对方当事人时生效

同时,解除合同的通知一旦生效即不可撤销

委托合同当事人行使任意解除权的期限为合同成立后致委托事务处理完毕之前

在委托事务已处理完毕的情况下,任何一方不得再行使合同解除权

“已处理完毕之委任,不得再终止之,已成立之请求权,不因终止而被排除

终止唯向将来发生效力

”因为委托事务已经处理完毕,受托人实际已经履行了合同义务,委托合同的目的已经实现,当事人再行使合同解除权终止合同已无实际意义

3、委托人或受托人一方为数人的情况下,数人中的部分人解除合同对其他人的效力问题

在委托人或受托人一方为数人的情况下,数人中的部分人解除合同,其解除的效力是否及于他人,应区分不同的情况做出判断

若委托事务依其性质是不可分割的,则部分人的解除对其他人也应生效

例如共同委托人将其共有的财产委托给受托人出卖,如果部分委托人提出解除委托,收回财产

因为共同委托人对共有财产享有共同的权利,如部分委托人不愿再出卖共有财产,其他委托人实际上也就不能在委托出卖,因此部分委托人解除委托的效力及于全体委托人

在委托事务依其性质是可分割的,各方当事人解除委托的行为一般认为独立的发生效力,其他当事人之间的委托关系继续存在,不受影响

4、任意解除权行使的特殊法律后果与一般合同不同的是,委托合同的性质及委托合同标的的特殊性决定了委托合同当事人任意解除权的行使而导致的合同解除,原则上仅向将来发生效力,不能溯及既往的使合同无效

委托合同解除之前委托人与受托人所形成的权利义务关系仍然具有约束力,委托人就已经完成的委托事务处理成果有权要求受托人履行交付义务,受托人就委托事务已完成部分所享有的报酬请求权及处理委托事务所支出的必要费用请求权仍得以向委托人主张

委托合同任意解除权的性质决定了合同当事人得以自由的行使解除权,即使相对人因合同解除而遭受损失,只要不存在可归责于行使解除权的一方当事人的事由,该方当事人原则上无赔偿义务,更无违约责任的适用余地

但是,如果损失的产生系因可归责于行使解除权的一方当事人的事由,则应当赔偿损失

否则,将招致委托合同当事人任意解除权的滥用,也不利于维系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平衡

所谓“不可归责的事由”,是指不可归责于行使合同解除权的一方当事人的事由,即只要行使合同解除权的一方对合同的解除没有过错,那么它就不对对方当事人的损失负责,而不论合同的解除是否应归咎于对方当事人的过错或第三人的原因造成或外在的不可抗力

关于可归责事由是否存在的判断通常须考虑以下因素:一是合同解除方是否在明显不利于对方当事人的情形下行使任意解除权;二是合同一方当事人所遭受的经济损失与另一方当事人任意解除权的行使是否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三是行使任意解除权的一方当事人对另一方当事人因合同解除所遭受的经济损失是否能证明其没过错

例如,受托人在委托人病重住院时解除合同(依当时情形判断,受托人并非客观上不能继续处理受托事务),委托人与此时既不能亲自处理、又不能及时选任其他人处理委托事务,因此而遭受损失

于此情形,委托人损失的产生即可断定为可归责于受托人的事由,受托人应负赔偿义务

作者简介 陈秀丹,长沙理工大学法学本科,曾任上市公司(集团公司)的法务主管,主要负责公司内部规章制度的草拟、修改以及审定,合同风险管理,公司涉诉纠纷法律程序处理,涵盖专利纠纷诉讼、劳动争议,各类合同纠纷,侵权纠纷,涉外法律事务,公司招标程序法律文件审核等

专业领域:企业合同管理/知识产权管理 遇到法律问题怎么办?鼎企律师团队为您保驾护航 !广东普罗米修律所鼎企律师团队,专注于为企业和个人提供最优质的法律服务,擅长企业法律顾问、刑事辩护、房产纠纷、婚姻纠纷、知识产权等服务

咨询热线:4008075168地址:中国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笋岗东路1002号宝安广场BC座15楼、16楼、20楼

微信订阅号:dqlstd微信服务号:dingqilawyer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