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www.色小姐.com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13 19:55:20

www.色小姐.com

父亲的一生也就这么简单,简单的就像一台上了润滑油的机器不停地顺势转动着;简单的就像一条小河默默流淌着;简单的就像一张写满字眼且惟有他自己能看懂其中字义的纸张。

一日临睡前,按照惯例,我随心打开手机微信一览,不知何时,手机微信群里已传至了好几篇未读贴子,其中有一贴子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我的文学启蒙老师聂勒在他的微信群里所发送的一篇题为《祭父》的散文

这是一篇回忆性散文,作者贾平凹以朴实无华、言简意赅的语句,抚今追昔、爽如哀梨地回忆起了父亲贾彦春的生平

文章感人肺腑,让我顿感睡意全无

习惯只读通别人文章一遍的我,却破例将此文细细品味了好几遍,读着读着便不知不觉泪盈于睫

看完这篇文章后我心绪难平

殊不知,不同的人物经历却能道出另一人物相同的命运和坎坷曲折的一生,我想,这便是平常百姓所共有的生活经历和人生遭遇罢了

此情此境勾起了我对远在家乡已苍颜白发且已至迟暮之年的我的父亲的思念之情,让我顿时产生起也书写父亲平生的冲动

尽管如今我的父亲还健活于世,要书写他的平生似乎有欠吉利,但仔细想想,书写长辈不仅只是为了追忆,更多的还在于赞颂之意,况且,我也早已有书写父亲平生的想法,这只不过是迟早之举,不如趁心血来潮之时,写一写我的父亲

一 父亲岩刀,生于农历壬午年(1942年),他排行老八,上有3个哥哥4个姐姐,但由于时代所迫、饥饿所致,最终得存于世的只有他和大伯及两个姑妈

父亲自小体弱多病,成人后个头瘦小

生活的艰苦与磨难,致使父亲过早就两鬓如雪,身子瘦骨伶仃,齿牙脱落,两眼昏花,腰弯背驼,老气横秋

尽管如此,热爱生活、敢于担当的意志却丝毫减弱不了父亲埋头苦修地球的气力,动摇不了他战胜困难的斗志,更降低不了他从事革命工作的热情

然而,可以直言不讳地说,导致父亲很早就两眼昏花的以他从事二十多年记账算账的会计工作有着直接原因

出生于穷家薄业农村家庭的父亲,其一生历经沧桑,出生不足三岁时,爷爷奶奶就因饥荒和疾病相继逝世,从此以后并与大伯和两个姑妈相依为命、艰难度日

对于自小就失去双亲的大伯、两个姑妈和父亲而言,骨肉离散、无依无靠的不幸家境不仅没使他们流落街头、寄人篱下,反而使他们变得坚强、独立和成熟起来

作为大哥的大伯,他继承父爱,用瘦弱之躯挑起家庭重担,饱经风霜、坚韧顽强地将嗷嗷待哺的父亲和懵懂无知的两个姑妈抚养成人,为弟弟妹妹们撑起一片晴空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十七岁那年,在大伯的鼓励下,父亲提前步入了成年人的行列,并经人介绍,以贩卖食盐为机趟过代格拉河认识了美貌佳人的母亲

听母亲生前讲过,父亲迎娶她的那天,没有婚礼、没有嫁妆、没有迎宾、没有礼炮、更没有婚宴,两个新人一路你前我后、默默无言、面红耳赤地回到五里之外的大伯早已为他们搭建的新棚

为了给新婚的父母亲另起炉灶,经过一番折腾,大伯找来几个亲戚为他俩搭建起了一间简易竹笆棚房

婚房里除了早已铺好的崭新的床铺、安置的一口土锅和几个木拉(佤族木制碗具)、几根竹桶(佤族接水用的水桶)以及外公外婆硬塞给母亲带走的几件衣物、两口葛根线粮袋、两床麻线被单、一坨炼盐、十几斤粗粮外,新房里就再也看不见像样的、现代式的家具

然而,对于生存在那段艰苦落后年月里的人们而言,能够为新婚中的父母亲搭建起新棚已经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

在以后的日子里,父母亲就这样相濡以沫、虽苦尤甜地生活着,日子过得依然有滋有味

第二年,母亲生下了我大姐

初为人父的父亲更深知肩上担子的沉重,为了担当起养儿育女、勤俭持家的重任,他每天摸早贪黑、披星戴月地挣工分,闲暇之余翻山越岭挖树根、刨野薯、采野菜、摘野果

日子虽然清苦,但父母亲每天依然乐以忘忧地生活着,日子过得可谓是苦中有乐、虽苦尤甜

二 说起我的父亲,他极其普通和平凡,和千千万万个父辈一样曾经历过不平凡的年代,池鱼幕燕也好,饥寒交迫也罢,总之,他可谓是死里逃生、备尝艰苦走到了今天

儿时曾听父亲讲起,在他懵懂晓事时,为了逃避族人的砍头追杀,他曾随大人抱头鼠窜、仓皇出逃到缅甸邻邦避难,直到新中国成立以后,他才随大人重返故里结束颠沛流离的生活

1950年解放军驻进阿佤山的翌年,父亲三生有幸走进私塾,读了三年半读半农的书后,受当时国家形势和家境的影响,不得不惜别私塾回家务农直至娶妻生子,最终过上了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农耕生活

三 父亲由于从事二十多年的会计工作,因此,被村民们亲切地称呼为“老会计”

三年特大自然灾害过后的1961年春,中共中央对农村政策进行了大调整,为了充分调动农民群众的生产积极性,中央着力解决了队与队之间、人与人之间的平均主义这两个问题,同时,对公社的规模与体制进行了改革,那一年,天赐良机使父亲有幸被选任为生产队会计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听母亲生前讲过,一向正颜厉色的父亲,那段时间却判若两人,每天总是嬉皮笑脸、宜嗔宜喜的,工作极其认真负责,下地挣工分比谁都积极,由于他工作认真负责,秉公办事,他得到了生产队领导的认可和群众的拥戴,就这样,父亲担任生产队会计一干就是二十多个年头

回忆起那段日子,镌刻于我记忆深处的事物总是很美好的,尤其有一事让我至今仍记忆犹新

1980年代,为了提高国家的综合国力,党中央、国务院在全国范围内广泛征收公粮,每年年底,我所在的生产队与全国上下一道均如火如荼地开展征收公粮热潮,家家户户均自觉足斤将自家公粮任务交到生产队仓库里,这时候的乡亲们倒像是过年赶街一样热闹非凡

女人们会刻意梳妆打扮,披上节日盛装载歌载舞,男人们则会买上小瓶清酒济济一堂相互敬酒言欢,而这时候的父亲,却从没这等闲暇功夫,孑然忙得不可开交

每当坐在父亲办公桌前,呆呆傻傻地、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手上不停飞舞的钢笔和在算盘上“嘀嗒嘀嗒”飞舞的手指时,我总是会想,将来我也要像父亲这样,为国家和人民立下汗马功劳,想着想着就油然笑出声来,常常引得正聚精会神记账算账的父亲片刻的回眸——这时候的父亲会暂停手中的笔,取下支撑在鼻梁上的老花式眼镜转头问我为啥笑,每当这时候,我总会感到莫名的紧张,因我不敢看父亲那张威武严肃、凛若冰霜的脸,直到父亲稍稍对我露出和蔼可亲的神色时,才让我如释重负般地松了口气

倘若当时我能将为何突笑的原由告诉父亲,想必他会放下手中的笔要么给我一丝笑脸,要么给我一句鼓励

那些年,每到征收公粮任务时,为了完成上级下达的征粮任务,生产队一班人必须日以继夜地工作,吃住就在大队里解决,常常一忙就无暇顾及家和妻儿,席不暇暖走家串户动员村民上交公粮

如若任务完不成就得挨上级的批评,就连灾荒之年也如此,因那段年月的领导自上而下只认成绩不认情

记得有一年西盟境内遭遇十年一遇的旱灾,全县各地溪塘皆涸,田土龟裂,春不能耕,夏不能长,秋无收成,农民挨饿,政府受压

由于当时国家救灾政策体系尚不健全,上级在下达征粮任务时不考虑实情、不结合实际,照样按正常指标下达征粮任务

那一年我已上小学,加之平时也经常接触到一些政事,对队里的大小事情也知道一点

迫于上级的施压,生产队不得不动员每家每户继续足斤上交公粮,这对于当年颗粒无收的村民而言,尽管走投无路,可淳朴善良的村民还得咬紧牙关、想方设法筹足公粮

那时候我亲眼看见,不少实在无法拿出粮食交公的人家只得杀牛宰猪卖钱交粮,因村民们谁都清楚,这并非为个别人的阶级剥削行为,而是国家一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政治任务

而我家那时候尽管还沦落不到杀牛宰猪卖钱交公的窘境,但到年中五月间就已经到了坐困愁城、箪瓢屡空的窘境,如若不是母亲的勤劳智慧、精打细算,不知那年我们全家几口人会怎么挨过那一灾荒之年

四说起父亲担任生产队直至后来的合作社会计这段经历,期间的风风雨雨、艰辛坎坷只有他心知肚明

从“文革”时期到1980年代末的20多年间,生产队队长、副队长,农业合作社社长、副社长倒是换了一批又一批,而惟有父亲却铁桶江山般地续任着他的会计职务,在那段人才严重匮乏的年月里,会计这个职位是无人能随便胜任的,而对于能理财会算,尤其是能窍会打算盘的父亲而言,这个职位一直无人能顶替

村民曾经推选父亲升任合作社社长,可是上级却因岗位所需,依然安排他继续担任会计,这不仅在于父亲能理会算,更重要的还是领导看中父亲的廉洁奉公

父亲担任二十多年生产队、合作社会计以来,我从未听见任何人说他手上有污,嘴上沾油,账本不清,财务混乱,更多的是对爸爸的褒奖和表扬

记得有一次,学校组织全校师生下河捞沙,要求每个学生交纳五角钱的伙食费,回到家里,因怕遭到父母的拒绝,我不敢向他们提及此事,于是就趁父母出地务农时,翻箱倒柜从他的账本里偷走了五角钱,本以为钱不多,自己不暴露,父亲会发现不了,可是没过几天还是被父亲发现了财务存在短帐

在父亲的拷打逼问下,我不得不如实交代了实情

那一晚,父亲一直唉声叹气的,为了使收支两平衡,在经得母亲的同意后,父亲卖掉了家里的一只老公鸡,硬是把这缺口资金予以补上

经过这件事情,父亲每晚都要对我进行思想政治教育,装财务及账本的箱子也上起了铁锁

为了确保财务及账目不出意外、不出差错,每晚临睡前,他总要打开箱子对账本及现金仔细检查核算一遍,工作更加细致谨慎

也就从这件事起,我开始懂得偷窃的危害和对一个人人格的侮辱,于是不敢再望家里已经上了铁锁的老式木箱一眼,就连家里的生米在没经得母亲的同意后也不敢再往自己衣兜里塞上几把(在那段艰苦的年月里,农村孩子能嚼上几口生米已经是件非常奢侈的享受)

也就从那事起,父亲对我的要求更加严格,只有10岁的我,在父亲的严管和锤炼下,我所从事的农活不再是简单的挖翻几锄土块,而是要扛上高过自己身高与超过自己体重的犁头任凭老水牛和土块狠狠致伤

现在想想,虽然从内心深处对父亲的过分锤炼有些怨气,但仔细想想,父亲这样做固有他的道理,如今作为人父的我,也就理解起了父亲当时的初衷和良苦用心

五 在没有任何科技指导,没有相关书籍参考的情况下,父亲却成功地摸索出了一项水田规格化种植技术,因此,被村民们亲切地称呼为“刀科技”

从1980年代末起,无论是在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方面,还是在农业科技推广方面,国家均加大了投入力度

这时期,全国各地都在掀起大干农田水利基本建设热潮,农民群众也都在为解决自家吃粮问题而积极加入到了这场伟大的农田水利基本建设之中

作为合作社干部的父亲,他认为干部不带头解决吃粮问题就难以服众,工作更难以打开局面,而要如何提高粮食产量,光开田不改变传统种植模式等于白搭

就这样,经过反复论证,父亲将集体划分给家里的五亩水田作为试验田,然后将试验田分成几块,每一块水田上按照不同规格的种植模式进行试种,最后成功摸索出了一项水田规格化种植技术,通俗起讲就是拉线条栽培技术

这项技术不仅大大节省了劳动成本,还提高了粮食单产

碰巧的是,这项技术国家当年也正在其他地区推广,因此,这项技术当时就无人承认是我父亲摸索出来的

尽管如此,父亲还是被时任新厂乡政府乡长的岩嘎来予以认可,并亲切地称父亲为“刀科技”

后来,这一称呼便被村民们广为传称直到今天

六在我的印象中,父亲不是起早贪黑、披星戴月下地劳作,就是日理万机算账记账,一年四季在家与合作社、家与农田之间来回奔忙着

晚间偶有闲暇之余,父亲不是给我们姐弟几个讲民间故事或做人之道,就是把珍藏于木箱子底下的一件绿色军大衣翻出来披在身上炫耀一番(这件绿色军大衣是驻地连队一名退伍军人、父亲的好友李叔叔退伍前送给父亲的纪念品),有时也会看见父亲坐在火炉边翘着二郎腿用硬而发黑的指甲小心翼翼地拔着下巴上凌乱不堪的胡须

无论是当年还是现今,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在乡亲们的心里,父亲永远是最值得敬重的同辈、前辈,“老会计”、“刀科技”这声在当地耳熟能详的称呼,是父亲这一生最引以为豪的称呼

尽管“会计”和“科技”这一术语在当时的乡亲们的心里是一种模糊的概念,但大家都明白“老会计”这一生是干什么的——给乡亲们理账管钱;“刀科技”这一称呼是怎么得来的——是因为父亲教会了大伙如何种田,种能省时省力、产量较高的田

七这就是我的父亲,平凡而不能再平凡、普通而不能再普通的父亲

父亲的一生也就这么简单,简单的就像一台上了润滑油的机器不停地顺势转动着;简单的就像一条小河默默流淌着;简单的就像一张写满字眼且惟有他自己能看懂其中字义的纸张

父亲的一生虽没做过惊天动地的大事,但父亲的一生对我而言是值得可歌可泣的

他虽然无法给予我们姐弟五个优越的生存环境、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生活享受,但我们姐弟五人已经知足了,因为父亲所给予我们的是胜过于物质享受的精神财富和精神榜样,我将以此榜样为标杆走好我今后的每一步路,不让春夏秋冬而颠覆,不让生命空如白纸

(岩来刀/文)﹍﹍﹍﹍﹍﹍﹍﹍﹍﹍花间击鼓,月下听风

诗情画意,灵境西盟

主办:西盟佤族自治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电话:0879—8342675投稿:XMWL815@163.com编辑:欧 嫩 编审:苏 然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